第六章 生米煮成熟饭 看到门口的人,柳老板哪里还管得了许韵晚,颤抖着声音迎过去。他脸上,有着明显的惊讶和受宠若惊。 许韵晚抬头,也看清了门口的人,是周凛烨! 她绷紧的心在这一刻突兀地松了下来。 他依旧那副似笑非笑的样子,平平常常的眼神,并无杀气,但只是站在那儿,整个气场便显露出来。 六十多岁的柳老板连腰都不敢直,恭敬地弯着,有如迎接帝王驾临。 “五爷怎么……怎么来了?” 周凛烨的目光散慢地从他身上滑过,最后落在许韵晚的身上,“我是来找孩子家教许韵晚老师的。孩子有几道难题解不出来,不知道许老师有

让建站和SEO变得简单

让不懂建站的用户快速建站,让会建站的提高建站效率!

中山市雅典娜智能科技有限公司 戳中人心的爆文《五爷专宠小娇妻》,高甜片段,看完直呼太会了!

第六章 生米煮成熟饭

看到门口的人,柳老板哪里还管得了许韵晚,颤抖着声音迎过去。他脸上,有着明显的惊讶和受宠若惊。

许韵晚抬头,也看清了门口的人,是周凛烨!

她绷紧的心在这一刻突兀地松了下来。

他依旧那副似笑非笑的样子,平平常常的眼神,并无杀气,但只是站在那儿,整个气场便显露出来。

六十多岁的柳老板连腰都不敢直,恭敬地弯着,有如迎接帝王驾临。

“五爷怎么……怎么来了?”

周凛烨的目光散慢地从他身上滑过,最后落在许韵晚的身上,“我是来找孩子家教许韵晚老师的。孩子有几道难题解不出来,不知道许老师有没有时间去讲讲课?”

他的话婉转滑在舌间,带了别样的情韵,配上那低沉磁性的声音,格外性感迷人。

“有!”

许韵晚几乎不经过思考便点了头。

柳老板看看周凛烨,再看看许韵晚,脸哗哗地就白了起来。

大半夜的,哪个学生还听课?

这所谓的讲课明显就是男人和女人的那点儿事……他竟然动了五爷的人?

柳老板想到这里,连腿都软掉。耳边,已传来周凛烨的声音,“柳老板没意见吧。”

“没意见,绝对没意见!”他连忙摇头,一个劲地点头哈腰,恨不能跪送许韵晚离开。

好在自己没有动许韵晚,否则今晚就算玩儿完了。

周凛烨不再多说一个字,转身朝外走,许韵晚急急忙忙跟上去。

一行人下到楼下。

有人打开车门,周凛烨压身上了车。许韵晚停在门口没动,“多谢五爷救命之恩。”

她并不知道别人为什么称呼他五爷,但还是跟着叫。

几不可闻的一声哧从男人的鼻间喷出,带着几份嘲讽:“你有意跑到我包厢门口打电话,还特意提起证明的事儿,不就是等着我去救你吗?”

许韵晚狠狠一滞,并没有作声,算是默认。

她是个聪明人,知道周凛烨并非王昆仑、柳老板这类货色,与其隐瞒,不如承认。

一只手从车窗里伸出,捏实了她的下巴,“你是怎么知道我的行踪的?”

他抬高了她的脸,眸光只是微沉却已显露杀气。

饶算许韵晚不是个胆小的人,也禁不住一阵轻颤,最后选择如实回答,“昨天离开时听您管家接电话……知道的。”

她清楚周凛烨这样的人物并非善类,但柳老板黑白通吃,也惹不得。自己打那通电话,赌的是周凛烨意识到自己又被骗了一次,会来过问。

竟……赌对了!

正如她所料,周凛烨无论过来做什么,柳老板都不敢动她了。

“呵!”周凛烨又是一阵笑,杀气已明显减弱,升起的是一抹兴味。

他松开了她的下巴,“算起来,你已经耍了我三次!”

许韵晚:“……”

“前两次纯属无意,这一次……着实无路可走。如果五爷能高抬贵手放过,我……会感激不尽。”

要保命,态度自然要到位,她不断鞠躬。

(温馨提示:全文小说可点击文末卡片阅读)

“你知道耍五爷的人都是什么下场吗?”周凛烨身边的人不吃这一套,冷面质问道。

“不会是死吧。”许韵晚的脸又白了一分,“五爷让我死无比容易,但要找到合适的家教并不容易。据我所知,您已经为周影找了十一个家教老师,一个都没能久留。您何不留着我,好歹眼下还能为您所用。”

这事儿乔佳琪自然不会告诉她,是她跟其他老师打听到的。原本只是想多了解一下周影,如今反成了她的救命稻草。

“伶牙俐齿!”冯仓是周凛烨身边深得重用的人,最是看不得人跟周凛烨顶嘴,再次喝了起来。

周凛烨却摆了手,语气比周仓平和许多,“你还不够资格。”

若在平日,许韵晚断然不会死缠烂打,但经过柳老板这一茬,能保她的就只有周凛烨了。

许韵晚深吸一口气:“我知道您怕我带坏了周影,您尽管放心,就算为了保命我也不会胡来。”

“另外,您可以查我过往家教的成绩,我教过的孩子进步都很大。”

这件事没有吹牛,她说起来底气十足。

周凛没有说什么,那双洞彻世俗的眼睛足足看了她三分钟。

“我给你机会。一个学期内,小影的学习成绩如果能提升十个名次,我可以罩着你。你若做不到,新账旧账一起算!”许久,他道。

新账旧账……

听着这话,许韵晚就一阵头痛。

但事已至此,绝无退路。

“好,不管怎样,还是要谢谢五爷。”

回应她的,是一阵冷风,抬头时,周凛烨的车子已经驶远。

看着远去的车影,许韵晚一声叹息。

如果能有周凛烨这样的人物罩着自己,日后哪怕在魔都横着走都可以。但她也清楚,像他这样的男人也是极其危险的,少接触为妙。

好在,她只是单纯地做家教。

车里,冯仓开着车,数次来看周凛烨。

“爷真让她去做小影的家教吗?我敢保证,她就是冲着您去的。这种女人一而再,再而三地在您面前耍小聪明,压根不能留!”

周凛烨没有言语,微微垂下的眸子里幽沉深邃,没人看得出他在想什么。

冯仓虽然虽然挺不满意许韵晚的,但见周凛烨没有回应,便不敢再造次,认认真真开车去了。

——

许韵晚不想面对叔叔一家人,有意拖到很晚很晚才回家,她也没有回主楼自己的卧室,在佣人房里将就了一晚上。

于敏凤他们大概以为她真和柳老板生米煮成了熟饭,也一直没打她电话,她安安稳稳地呆到第二天下午五点钟,方才赶去了周凛烨的住处。

“管家您好,这是我亲手做的桅子糕,感谢五爷的救命之恩。”

到达后,她将一小篮子桅子糕递给管家,说明原因。

管家低头看着里头小巧的小糕点,“周爷就在楼上,你可以亲自送给他。”

“不用了!”

她不傻,不会上赶着去送死,说完这话,以最快的速度闪进了周影的房间。

楼上,周凛烨刚好走下来。

他低头扣着袖扣,简单的衬衣外只加了一件黑色马甲,沉稳又矜贵。

抬头时,刚好捕捉到那抹淡蓝色的身影。

(点击上方卡片可阅读全文哦↑↑↑)

感谢大家的阅读,如果感觉小编推荐的书符合你的口味,欢迎给我们评论留言哦!

关注女生小说研究所中山市雅典娜智能科技有限公司,小编为你持续推荐精彩小说!



上一篇:中山市雅典娜智能科技有限公司 回顾:人前演员背后资本家,这5位明星手中的商业帝国,难以想象    下一篇:中山市雅典娜智能科技有限公司 vivo与中国残联达成战略合作,推动科技助残,共享美好生活    


Powered by 中山市雅典娜智能科技有限公司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 © 2013-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